别来无恙.上海

  太平洋时间27号中午十二点,我从旧金山机场乘上东航的航班。经过十三个小时横跨大西洋的飞行,北京时间28号下午五点半,飞机在浦东国际机场降落。到家了。

  在他乡做过很多关于回国的梦,阔别五年后再次踏上祖国的土地,说“梦想成真”并不为过。圆梦时,欣于如梦所愿也好,惜于美梦破裂也罢,祖国毕竟是祖国。拖着行李钻进摩肩接踵的地铁,将双肩包反背到胸前,本能地把手插到裤兜里攥紧手机和钱包,此情此景仿若昨日重现。自己曾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二十多年,说一时间不习惯,显得太矫情。

  从机场乘地铁去酒店,沿途两个小时里看到的美女,比在湾区两个月里能见到的都多。单以亚裔女性而言,我对湾区常见的ABC的打扮并不感冒——她们长发披肩,身材匀称,双腿修长,晒出健康的古铜色皮肤,但私以为她们的穿着过于暴露了(并不是ABC暴露,而是所有美国的年轻女性都这么暴露)。相比之下,上海的年轻女性身材和肤色不及ABC健康,却更贴合自己对“柔弱女性”的青睐;而上海女性的着装打扮,也有东方女性的精致——我不是说南京路上的黑丝白练和旧金山的T恤热裤有高下之分,单纯是自己土生土长、积重难返的口味之故。

  五年前经上海出埠,曾在浦东住下一天一夜、走马观花了黄埔江边的一些景点。这一次下榻在浦西、临近梅龙镇美国领事馆的酒店里,在静安寺到梅龙镇一段往返多次。印象深刻的除了琳琅满目的漂亮女性,还有杂乱无章的机车与行人(这里的“杂乱无章”仅仅是相对于美国而言;若与合肥相较,倒可以说是井然有序了)。上海的汽车无孔不入,然而行为有章可循而可预测;上海的行人横穿马路时会无视交通灯,然而平时都会恪守走人行道的本分;令我恶性的是那些被称为“飞机”的摩托车和电瓶车,逆行,无牌照,视红绿灯为无物,穿梭在人行道的时候居然鸣喇叭让行人让路。我似乎能理解沪上本地人称外地人YP的刻薄,如果这些飞机都属于外地人的话。

  刚出国的时候,结账前总本能地把账单的美元折算成人民币,在心里对贵贱有个底儿。这次回国却反其道而行,下意识地把人民币折回美元,然后觉得一切都很便宜——至少不比在美国贵。毕竟在国内的生活经历已经根深蒂固,于是人民币计价和美元计价的两种模式并存在脑海里,造成很多矛盾。比如在领事馆签证后,领着父母便进了南京路上一家咖啡馆歇脚(没听过的牌子,反正不是星巴克),点了三杯冰咖啡便花了近一百块元。按美元算,三杯咖啡十五刀是无可厚非,而按人民币算,三十多元一杯的咖啡,大概要摸出相机微博留念了。壹佰元一张的人民币,实在是不够花(合肥其实也差不多了),发行伍佰元面额的纸币迫在眉睫。此时我便感到困惑:上海究竟是中国的一部分,还是更靠近美国些。

  三十号下午乘上高铁离开上海,两天的经历令我有些纠缠。不过回到合肥一段时间以后,又觉得上海很不错。上海是有钱人的城市,现在我还没有准备好。

4 thoughts on “别来无恙.上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