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北京.上

  十月五号中午抵京,十月八号上午离开,四天三夜的北京之行几乎没有任何规划,只是五年以后想回来看看首都的模样。此外,不是没有期盼过在哪里和她偶遇,当然也明白这几乎不会发生。

景山

  这一趟我和Beta同行,住在王府井大街上的华侨大厦。抵京当天下午,小睡一会儿,我和Beta在五点半左右出门,一路向景山走走停停,约在六点半登上了景山正中最高峰、北京故城垣中轴线的中心点和最高点,万春亭。那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华灯初上,从山上往中轴线南望,城市的夜景尽收眼底。
  深秋的北京已吹起冷风,万春亭上热闹而不拥挤,游客们架起长枪短炮,都待着不愿下来。紫夜将落,万家灯火——要描绘这景致,很久不动笔的我竟然词穷了。大学时还不知有这样一处俯瞰北京的秘境,后来从知乎上一篇旅游帖中悉知此地,便下决心走一遭。如今亲眼见到了与想象中几乎没有二致的北京城,此番首都之旅已经不虚此行。
  下山以后,我和Beta又循着旅游贴介绍的线路一路向西,穿过警卫密布的文津街,在西四南大街吃了羊蝎子(Beta力主吃羊蝎子,除了一盘油豆皮点的都是羊蝎子和羊肉,可见在深圳是饿坏了),向南走到长安街,转东经天安门到王府井,再往北回到饭店。几乎瘫倒在床时已是晚上十点,走了十几公里,脚上都磨出了水泡。

南锣鼓巷

  第二天一早,我和Beta便出了门,原打算去天安门看看。走了大半程,不知何故改了主意,返身往北一直到了南锣鼓巷。十月六号还在国庆长假的尾巴上,巷子口人山人海,我们犹豫一阵,咬咬牙还是向深处走去。
  这天早上因为事业观的分歧和Beta发生了冷战,一路无话。在巷子里我只是漫不经心地尾随着Beta,注意力都放在打量人潮中的美女上——毕竟中央戏剧学院就在东棉花胡同里啊。话说回来,我还真对一个素昧平生的妹子印象颇深。她目测二十五六的年纪,戴一顶鸭舌帽,皮夹克牛仔裤的打扮,踩着运动鞋,单马尾,个子不高,眼睛很大很漂亮。我和Beta在各种铺子里进进出出,她和一个同性玩伴也一路拍照走走停停,两拨人都在一个步调上……我想,也许她正是中戏的也说不定呢?
  钻出巷子正是午饭时间。慕名去了姚记炒肝,眼见过道上都塞满了排队的顾客,索性就在旁边一家麻辣口味的馆子坐下来。我点了主食和三盘凉菜,可Beta一直在捣鼓微信,后来主食也只吃了一半。幸而这间馆子很合自己胃口,我咬咬牙把凉菜和自己的牛丸粉丝都解决了。吃完饭Beta把手机递给我,让我看看他吃饭的时候都在写什么,原来是在一个北大校友群里发表对南锣鼓巷的商业考察简报。我当时非常生气,即使没有表达出来,心里已经彻底打消了去深圳一趟的念头。
  我和Beta终于变成了两路人。这不影响我们继续做朋友,但彼此已不可能共事

心花路放

  我约好了梦依下午见面,Beta也有他的人脉,我们午饭后便分开了。乘地铁去菜市口,再打车辗转至达官营,身心俱疲的时候,看见一张熟悉的娃娃脸款款走来,那便是梦依了。
  梦依在社交网络上比我更低调,以至于我对他现在的模样没有任何预期,直到见面才发现他童颜未改。一番寒暄+热情拥抱,梦依便领我去了他的住处。
  梦依在北京混的并不太如意,租住的三室一厅中的一居室尚可,在北京置业却遥遥无期。工作以后没再交过女朋友(不过工作以前早已交往过四个),就养了一只叫定秋的喵星人为伴。定秋只有几个月大,非常害羞,以至于我根本没有机会抱住它。我想跟定秋亲个嘴儿,梦依说定秋喜欢吃屎,怎么打骂都改不了,我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和梦依躺在床上聊着工作、生活、同窗的近况,滔滔不绝。晚饭之后,我们还去看了国庆期间非常火爆的电影《心花路放》。在附近一间梦依办了会员卡的电影院,当场座无虚席,我们票买的晚,位置蛮偏,然而因为放映厅很小的关系(简直是我去过的电影院里最小的),视角并不太糟糕。
  平心而论,《心》是我过去几年里在电影院看过的最好的电影。名义上这是一部爱情喜剧,私以为它更适和同基友而不是女朋友一起欣赏。我和梦依在电影院里笑得很开怀,尤其是看到黄渤骗徐峥说“我爱你”时,我扭过头看着梦依的娃娃脸,觉得他比什么时候都漂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