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沐他乡风雨,常思老宅阴晴

3362218596809961725

  极少在博客里写收入的话题。一则觉得谈钱太庸俗,再则一直对收入不满意。
  满意与否如何界定,其实从来没有想明白。去年下半年开始,经过几次加薪、算上奖金,自以为收入在美国的同龄、同行、甚至同行的同龄人中都在水准之上。然而这里毕竟是硅谷,在硅谷同行的同龄人中,我的收入显然低了。私底下想,自己住的小区里但凡有工作的男性,恐怕有八成以上收入都比我高。那天我一疏忽把自己反锁在阳台上,看到楼下有人经过,就扔下钥匙请他帮我开门,然后知道这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印度人是Google的Research Scientist。
  不过,即使去了Google,我大概会虚荣一阵儿,然后又回到不满意的状态中。我的那个目标,不是一个普通的Google工程师可以达到的。熟悉我的人应该了解……好吧,想到这里,连我本人都讨厌起自己了。

  月初读到一篇文章 ,感触颇多。作者从事设计,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创业公司工作,起薪四万刀。她工作了三年多,加过三次薪,每一次都是公司规定的加薪上限10%。又到了一年Review时,跟她交往中的男友(后来的丈夫)知道了她的收入——年薪五万三千——告诉她“你现在的被严重的underpaid,这一次你应该要求九万的年薪”。于是,男友指导她如何跟领导讨价还价,也给了她信心和勇气。
  Review的时候,领导们开出的薪水是五万八千,而作者提出了八万五千的要求(她还是不敢开出九万的价码,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领导们一时语塞,示意她暂时离开会议室。过了一会儿她被请回,领导们出价八万两千,她接受了。

  我从没有向老板要求过加薪。明明经常顶撞他,却不曾谈过待遇问题,这大抵是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传统文化推崇诤臣秉笔直书、仗义执言,还提倡岳飞所说的“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如果因为顶撞上司被炒鱿鱼,我会毫不犹豫地收拾行囊回国,可能有些许留恋,不会有半分后悔。然而,跟老板要求加薪,好像伤了感情——处于自己不埋怨不抱怨的性格,相比于斤斤计较,倒不如痛快地跳槽。当然,跳了两年多都没走成就另说了……
  我想起一个朋友。他在一家效益平平的软件公司工作,作为一个程序员,年薪不到六万刀,可以说相当低。后来他跳槽,新东家给出的薪水是七万,而老东家出价八万来挽留。他很挣扎,最后依然咬牙去了新东家。我又想起现在的室友,他从雅虎跳槽到苹果,雅虎用更高的待遇挽留他,他却不为所动了。所谓“我意已决”,大概就是中国式跳槽的特征吧。

  前几天在Hacker News上看到一个查询自01年起H1-b申请的网站及相关讨论。H1-b的申请资料,除了员工的个人信息保密,包括雇主、职位、甚至薪水在内的信息都是完全公开的——正因为信息如此透明,讨论非常之热烈,很多同行都在交流收入的历史和现状,以及“H1-b是否是廉价劳动力”等问题。读到这些讨论,产生了许多想法。和远在挪威的冬瓜聊起生活工作的近况,便把这个网站和讨论推荐给他,共勉。

  零碎记下几笔,俗不可耐。可如果不记下来,便觉得故作清高,虚伪得很。想起在网易云音乐的《东京塔》下看到一句留言:“久沐他乡风雨,常思老宅阴晴”——喜欢不已。这句话在网上搜不到,恐怕是他的原创。借来作本文的标题,格调似乎高了些,可是牵强附会了。

One thought on “久沐他乡风雨,常思老宅阴晴”

  1. “久沐他乡风雨,常思老宅阴晴” 这句话真是好。哎,看到最近祖国越来越强大,相比较美帝似乎开始衰落了。虽然相信10-15年内我等普通人在美帝的平均生活肯定还是比祖国平均生活(同等努力所获得回报)容易很多,但之后还真是难说。我不后悔我的留美选择,但是我有点担心下一代了。。。进而思考,究竟什么才是人生的目标呢?如果随遇而安平淡是真加,美帝挺好,如果要热火朝天要成为人上人,那必须是天朝了。我的目标是前者,可是对于下一代呢,我这个选择还对么。。。呵呵,想太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