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许知远在青年领袖颁奖典礼上愤怒「砸场」

  提问:如何看待许知远在青年领袖颁奖典礼上愤怒「砸场」

  回答:许知远迫于压力而出离愤怒了。

  我和三个中学时代的死党有一个微信群。得悉许知远砸场,因为死党之一在群里分享了新闻的链接:2015中国青年领袖揭晓 获奖人许知远“砸场”表达愤怒;回答这个问题,是受到死党之二的邀请;而写下这些文字,是出于对死党之三的一种难以表述的情感。

  死党之三和许知远都是《东方历史评论》的创始人。许知远是主编,他是执行主编。昨天他发给我一个图书众筹项目的链接(未免广告嫌疑,不贴链接了), 以及这幅海报:

00dbb006a734ec4cbc95bf06c45a3bc5_r

  因为死党的引荐,我三年前见过许知远,还请他们吃过一顿火锅,所以清楚记得许知远的模样。见到这张照片,我吓了一跳,问死党:许知远怎么老得这么厉害,这是一幅吸毒脸啊?见到他帮我传个话,让他多锻炼。
  死党说:他要听也不会这样,这不是国内生活压力大嘛。
  我说:你是在说自己吧。你说不定比许知远先倒下。
  死党的压力真的很大,去年见到他,脸色很差。在《东方历史评论》,他一个人干了三个人的活(听一个实习生说的,原话可能是“五个人”也说不定)。为什么压力大,想想也明白——没有任何背景,在大城市生活的外地人,有孩子需要抚养的家庭,知识分子的待遇和社会地位,经营《历史评论》这类刊物所面临的理所当然的压力……这些是看得见的,还有许多看不见的。他放弃了不止一条通往更轻松、更体面的生活的道路——做出这样的选择,不得不说是有些追求的。我以为,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许知远的影子。

  饭桌上的许知远并不健谈,甚至可以说寡言,问为什么,他说他所要表达的观点都在文章中,无需再说出来。作为一个从《经济观察报》时期就对许知远推崇备至的粉丝,我对他砸场时所发表的言论毫不意外,这些思想的原型,至少在2010年的许知远:庸众的胜利中就表达过,再往前,经观时期便见端倪。离开经观以后,他尝试过直面读者,开通了许知远_新浪博客、参与了一个集体博客mindmeters,然而都不了了之。诚然,他现在是《东方历史评论》的主编,《FT中文网》的专栏作家,可能还挂了其他的名头,但怎么想,影响力都不会超过《经观》的主笔。更何况,他的作品现在已经被出版总局差查禁了(仅限于印刷出版物):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4/10/201410121454.shtml#.VWViBFnBz1Y(需要翻墙)。

  他有满腔的思想需要表达,因为不愿妥协,离开了《经观》。之后他尝试过媒体和自媒体的各种渠道,都未尝所愿。现在他被封杀了。在这段时间里,从传统媒体到网络媒体,从博客到微博,从BBS上的文字交流到无言的点赞,快餐文化愈发泛滥,仇富与拜金疯长,他对庸众/庶民的失望与日俱增。这一天,夹杂着压力、愤怒、失望,他和一些可能连八百字的文章都写不完整的人被评为“青年领袖”,在他之前是虚伪冗长的陈词滥调,一对父子扭捏作态的表演,轮到他发言的一刻,他就那样爆发了。

ac91dd9fa5ea60f08016fef0d2a2137c_r

  PS:更新一下我和死党对这件事的讨论
  死党:肯定是当时喝多了啊。你的想象力太丰富。
  我:怎么可能喝多了,在下面坐了那么久
  死党:坐着久了才喝多啊
  我:心情不好才喝酒
  死党:我竟无言以对
  我爱我的死党。这个答案算是为他写的

2 thoughts on “如何看待许知远在青年领袖颁奖典礼上愤怒「砸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