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

  九月从日本回来,至今已经至少做过三个重游日本的梦。第一个梦是坐新干线到神户,同游的有Beta;第二个梦的场景有海岸和沙滩,同游的是木村拓哉和林志玲(……);第三个梦在京都,同游的是几位大学室友。每一个梦都非常欣喜,最欣喜的当然是第二个……

  圣诞到元旦期间连起来大概会休十天的假,然而并没有任何计划。去墨西哥续签证是临时决定的,如果能早点儿定下来,长假期间恐怕会再去日本一次——现在买圣诞前后往返东京的机票简直是天价。于是只能盯着回国的几趟航班,如果23号晚上发现旧金山往返上海的机票特别便宜,24号说走就走也说不定。

  无论怎样,一个月前就已经买下明年春节回国的机票。明年五月携父母的东京游也在筹划中。这个世界很大,然而而立之年才发现,除了日本、中国、美国,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事实上连美国也不想去。父母一直要来美国,要我带他们转转,然而我在这里实在没有游玩的兴致。留在美国只是生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