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2015

JAPAN-NEW YEAR

  一直相信活在当下比缅怀过去重要地多,不过2015年是一个例外。之所以例外,因为记忆所及,十年前的2005年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于是承载着诸多“十周年”的2015也有了特别的意义。

  2005年,大学前的暑假,我“顶替”Y女士参加了新东方听力口语班,自此萌生留学美国的念头。十年后的今天,我在美国学习工作六年有余,不久前递上了申请绿卡的PERM;Y女士早已移民澳大利亚,操办着移民中介的主业的同时,还做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副业。彼时,坐在新东方能容纳两百来位学员的宽敞教室里,听讲师们口若悬河地勾勒留洋的美好蓝图,我想象当中自己未来的模样,其实与今天无异。想象变成了现实,过程却是意料之外的无趣。儿时读《三国演义》,读到空城计一段司马懿评价诸葛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印象颇为深刻。这十年一路走来,经历过的最艰难的时期,无非是13年年底到14年年初公司的巨大动荡。后来公司步入正轨,待遇更好、工作更加稳固。现在的自己无欲无求,只有埋头工作学习,等待PERM的批准。相比一直乐此不疲折腾着的Y女士,贪图苟安的自己真像坚守不战、被诸葛亮赠以巾帼素衣的司马懿。

  还是2005年的暑假,有了充裕时间摆弄互联网的自己在MSN Spaces上申请了一个空间,从此断断续续笔耕了十年。2005年也是新浪博客上线元年,captainhcg赶着中文博客的时髦,颇有些时代弄潮儿的自豪。十年过去,推出于2004年的MSN Spaces在2006年改名为Window Live Spaces,最终于2011年关闭。我被迫把空间迁往Wordpress,搭起独立博客。博客的浪潮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加轻便快捷的Twitter和Instagram,可我还像一个老古董一样坚守在断壁残垣里。今年七月,本打算在第一篇日志《最初的致意》发表十周年的日子写一篇纪念文字,却因为沉迷于刷微信群,竟然把这件差事忘了(说来可耻,真的只是沉迷于刷微信群而已)。截至2015年年末,自己在博客上发表了七百一十篇日志、计七十六万余字——如此算来,与其说是日志,毋宁说是周记。遗憾的是,这七百余篇文字中,有五十篇因为直接或间接提到了某人被设成了不可见。

  2005年进入广院,在南操场看见了素昧平生的某人,至今不能忘记。去年回国前,我出国后第一次联系她,收到了负面的回复。2015年,她来到美国念书,我再次尝试联系,已经没有回音。我自以为条件不算糟,时至今日都是孤家寡人,到底是不想找另一半,还是不想找除了某人之外的另一半,自己也不清楚。十二月初,又一次梦见她,一个一如往常的很好的梦。尽管相信最喜欢的依然是她,自己毕竟年纪不小了,哪怕是从尽孝道出发,也希望在而立之年能收获另一半,哪怕那一半在心中的分量远远无法跟她相比。2016年,恐怕会违背原则地做一些以前根本不会考虑的事吧。

  2015年出了两趟国。一次为了续签证而去墨西哥(今后除非不得已,想必不会再去);一次是从儿时看《机器猫》开始便憧憬、翘首期盼二十余年的日本之行。对于后者,尽管在博客上写了八篇日志去回忆,依然恨不能把这如梦似幻的旅程的一点一滴都记录下来。从日本归来后亦喜亦忧,喜的是夙愿已了,忧的是这世界上再没有朝思暮想的去处。不出意外的话,2016年会带父母再去一趟日本。

  去日本之前,为了有充沛的体能游山玩水,也为了自拍更上相,从六月起开始跑步。根据Runkeeper的记录,迄今跑了96次、500公里。期间有因为两趟出国旅行而搁置,也有因为跑鞋和跑姿而造成的伤停,不过只要条件允许,都力所能及地坚持着。七个月过去,体型苗条了不少,精力更充沛了许多,不禁后悔之前疏于锻炼了太久。2016年,无疑要把跑步的习惯坚持下去。

  附带一提,2015年年末,机缘巧合地读了东野圭吾的《白夜行》,惊为天书。出国后除了金批水浒就再没有完整地读过一部小说——绝大多数时候,扫过两段文字就不堪读下去。一度以为进入英语世界并投身于计算机以后,自己与文学世界已在殊途。然而晚饭后打开《白夜行》,几乎手不释卷(Kindle)地读到凌晨三点,再度体验到暌违多年的阅读的快感。东野圭吾创作《白夜行》时,莫非被阿加莎克里斯蒂和巴尔扎克附身了……

  回首过去的一年,收获许多满足,感到许多懈怠,留下许多遗憾,看到许多希望。站在二十多岁的尾巴上,我大概没有让十年前的自己失望;走进下一个十年之前,道一声,晚安,2015。

2 thoughts on “晚安,201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