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先

Go_Board,_Hoge_Rielen,_BelgiumEdit_Fcb981

  全程看了李世石和AlphaGo的五番棋直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仿佛在一夜之间,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深刻的意识到,人类正处在“古今未有之变局”中。

  2007年三月,忘了是出于怎样的动机,写了一系列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尤其展望了AI与人类纹枰论道。当时还信誓旦旦:“也许在十年之内,人类在包括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在内的诸多智力竞技领域的阵地都将相继失守,但是至少围棋——这一至今依然流行的历史最悠久的对弈游戏——将坚守到最后一刻”。始料未及的是,不出十年,人类已经在围棋的人机大战中失利。即使侥幸赢得一局,被全面压制怕也只在旦夕之间。

  以往认为机器精于计算却疏于大局,可五番棋战罢,人类赫然发现自己的大局观竟然逊色机器许多。拜Policy Network和Value Network所赐,AlphaGo的每一步棋都立足于整个盘面,自始至终可以客观地评估何时应专注于局部、何时应构筑全局,反倒是在锱铢必较的计算上因为程序的缺陷而犯下专业棋手绝不会犯的错误。如此看来,人类才是人机对战中精于计算却疏于大局的一方。

  07年我大学二年级,名义上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对专业所知甚少也缺乏兴趣。后来打定留学的主意,明确了通过计算机谋生的目标,不得不有了专业的态度。毕业设计的项目有关人工智能:用神经网络给新闻归类,判断是娱乐新闻、体育新闻还是财经新闻。这个毕设做得非常投入,读了许多神经网络的教材和论文,写了数千行代码,做了大量实验,或可说已经初窥人工智能的门径。然而,答辩中一位我还蛮敬重的老师对我直陈“神经网络没有前途”,留学申请的阶段向几位人工智能方向的导师套词也没有回音……于是,自己终于走上写网站的道路。

  现在我三十岁,突然为前途感到担忧。自己当下的title是所谓的“全栈工程师”,虽然自信这个title在十年内都会很吃香,可十年之后呢?本行业的门槛会越来越低,供需关系也会被如潮水般涌入的科班非科班的从业者改变。从一己之私考虑,我的焦虑和自尊都不允许自己在全栈工程师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依然从一己之私考虑,在计算机的专业领域里,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其实一直都是人工智能啊。

  在2016年的拐点,从全栈工程师的局部战斗中跳出来,脱先去下人工智能的那一手棋,是否可以成为自己这盘人生棋局的神之一手呢?五十年的人生比十九路棋盘艰难太多,我还怀疑自己的决心和行动力。

One thought on “脱先”

  1. 搞得这么形而上。
    行业火不火,IT的教育还是没普及。本质上就是对人类知识的提炼,各行各业在IT遇上问题,都只能证明他们以前的理论是多么的不严密不精确。这块发展还远不够,全行业都要用IT重整才对。
    关于AI的事,硅谷80年代那帮大佬都有个共识,简单的讲,AI就是个伪概念,没搞头。至少在人类弄清自己的脑子的原理前是这样。现在的所谓AI就是算法,虽然吓人,没Intelligence那么神秘,一秒线性回归也挺吓人呢。AI之于算法,跟Big Data之于OLAP,Cloud之于互联网,使一个系列的手段。
    而搞算法其实算是科学研究,你的从头学数学。而你做的是工程学,两码事。所以或许符合你自尊的最简单方法是给AI的科学创新提供工程学上的辅助,比如说去给那些在研究院的笔头子专家们当技术实现人员。术业有专攻,并不算低给别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