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与画家

5Dv7d6e

  在《黑客与画家》里读到几段话,醍醐灌顶,值得记下来:

  塞缪尔·约翰逊说过,人们对一个作家的评价,需要100年才能达成一致。你必须先等他的那些有影响力的朋友都死了,然后再等他的追随者都死了,才能对他有一个公正的评价。

  在达·芬奇的年代,绘画并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达·芬奇用自己的工作推动绘画成为一种伟大的表达方式。同样,编程到底能够有多酷,取决于我们能够用这种新媒介做出怎样的工作。

  我曾经住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住了几个月以后,我发现自己内心真正寻找的地方其实是我刚刚离开的地方。佛罗伦萨之所以著名,完全是因为这个城市在1450年的显赫地位,它是那时的纽约,形形色色疯狂而有抱负的人们来到这里。现在,这样的人都去了美国。(所以,我又回到了美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