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公在时,亦不觉异;自公殁后,不见其比

  通鉴读至秋风五丈原,感到一种历史告一段落的空虚,这空虚读到霍光和王莽薨殂时有,反而是帝王崩殂时没有,可能因为通鉴的作者是司马光的关系。

  与此同时,还有目送巨星陨落的悲痛和惆怅,像杨威利一去不返一样。这种阅读通鉴的体验之前似乎还有一次,想不起来是谁了(不是班超也不是马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