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王·古典未央

05-06赛季欧洲冠军联赛半决赛第二回合,比利亚雷尔对阿森纳。
比赛进行到第九十分钟,黄色潜水艇获得点球
在罚进就能扳平的情况下,里克尔梅的射门被莱曼扑出
黄色潜水艇止步于四强。
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创造了历史

y1pqsCP7uIsqy-mKpLBkDuQAoHAT5Ii4D4CnZjdJQAngX0NOxfWuyLBbSE-PLxe8y8g

  行者孤独,因为行者一直在流浪。王者孤独,因为王者拥有太多的力量。一个孤独流浪的王,静静等待有朝一日为自己正名,那一天,王朝复辟。

  古典芭蕾,古典音乐,古典概率型(……),任何名词一旦被冠以“古典”二字在前,立时彰显出高贵与典雅。在足球场上,有种风格称为“古典型前腰”,与其多花唇舌解释古典型前腰的意义,不如祭出两个名字——鲁伊·科斯塔和齐丹·齐达内。他们是现代足球世界最杰出的两位古典前腰的巨匠。把当今横行足坛的“九号半”与“古典十号”相比,前者是莫扎特,后者是巴赫;前者是莫奈,后者是拉斐尔;前者是加西亚·马尔科斯,后者是塞万提斯。

  我喜欢看小罗在禁区前跳舞,喜欢看卡卡乱军丛中杀出一条血路,可我更喜欢看古典前腰的大师们在硝烟弥漫的球场上化作一泓清水,运筹帷幄闲庭信步中,决胜于电光石火之外。看着那张过早衰老的面孔永远不会泛起笑容,疲惫的眼眸写满憔悴,一个三十岁不到的中年男人漫不经心地游荡于视野的边际,却在一霎那间不经意地把利刃递给了杀手……他不是刺客,他只是铸剑的人,可他铸的剑总比别人铸的更锋利。第一等的兵器交给第一等的杀手,江湖上才有了一剑封喉。

  这张老脸属于里克尔梅,一个流浪的王,古典型前腰里最后的大师。

  凭实力而论,巴西仍是无可争议的最强大的队伍,拥有梦幻四重奏的桑巴军团最有可能在柏林加冕,而里克尔梅不苟言笑的眉宇仍将暗自神伤。可是罗曼,倘若你要向世人证明世人的愚蠢,你就必须以十号之名亲手捧起大力神杯。这不只是为了蓝白球衫最伟大的十号,为了动荡与颓废中的祖国,你是在呼唤一种态度,一种信仰。罗米,他们可以指责你的思路、你的速度、你的节奏,指责你的一切正如从前的评论家们职责贝多芬、雨果、雷诺阿——艺术家们可以在死后被世人正名,真正的斗士却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成为英雄。罗米,你已经二十八岁了,或许这不是你的最后一届世界杯,却必定是你巅峰时代的唯一一站。如果你要证明你的足球方程是正确的,仅仅需要也必须在论证过程里注上:罗曼·里克尔梅,世界杯冠军,金球。

  离家太远的人,无论漂泊到何处,心中总有一片乐土;征服世界的王,无论前途多舛,总须拔剑向前。

  行者无疆,因为他把世界看在眼里,有一颗包容宇宙的心。王者无敌,因为他有一双强有力的拳头,他把它挥出去,击碎每一张曾经蔑视他的、看似比上帝更万能,其实一无所能的嘴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