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的一行诗.Chapter2

一.某傻子的一生

  百度芥川龙之介吧,有一贴《被芥川感动过的人请举手!》:

  我今年18岁,两年前看短篇《河童》、《傻瓜的一生》时正值生病。
  当时在医院的病床上索思良久,心灵极为震撼。
  那位同仁也谈谈感受——

  看到这贴的时候,不禁回忆起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认识芥川的。翻起blog,2006年10月28日,写下《龙之介!》,当时第一次从图书馆里借回先生的书,读罢《侏儒的话》,还是初遇时的惊艳;2006年11月21,写下《芥川先生》,读罢《某傻子的一生》,已是失语了的慨叹。
  那帖子里回复《某傻子的一生》的人有很多(或者译为《傻瓜的一生》、《一个傻瓜的一生》)。有人评价——我见过最真实,也最感人的自传(请允许我这样说)——我想,我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二.时代

  那是一间书店的二楼,二十岁的他站在书架上的梯子上,搜寻着新书。莫泊桑、波德莱尔、斯特林堡、易卜生、肖伯纳、托尔斯泰、——那时已是接近日暮时分。但他还在专心于书脊上的文字。那里陈列的与其说是书,不如说是陈列着一个世纪。尼采、威尔林、龚古尔兄弟、陀斯托也夫斯基、哈普托曼、福楼拜——他同暗去的光线争夺着时间,在心里记住下他们的名字。但是书本却渐渐在阴暗的影子中沉没下去。他耗尽了精力,正打算走下梯子时。突然,他头上的一盏没有灯罩的电灯泡,亮了。好像在他头上突然燃烧起火焰来一样。他在梯子上暂时的站着,向下俯瞰着在书本间走来走去的店员和买主。他们显得不可思议的渺小,而且这景象暗暗令他感到有一些震惊。
  “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的一行诗”
  他站在梯子上,对着他下面的人们轻声说到。

  节选自《某傻子的一生》,开篇。 网上的版本和《芥川龙之介全集》的翻译都不如文洁若版,等返校后从图书馆拿到原书,我自己敲。

三.在爱伦坡与先生之间

  期末考试前,去读书馆想淘两本可供复习时消遣的读物。原本想借爱伦坡的恐怖故事集,谁想到世界文学区美国书架的对面便是法国书架。就那么不经意的一瞥,就好像从前在寻访夏目漱石时邂逅了芥川先生一样,我看到了波德莱尔的名字。
  我不知道,同样是奉若神明,波德莱尔之于先生和先生之于我有何不同。可是既然先生以为人生不如此人一行诗,那么无论是否名副其实,他的诗作我都应当拜读一遍才是。当时,寻觅良久也没有找到那著名的《恶之花》,只得从书架上取下《巴黎的忧郁》,为了读得仔细些还取了两种译本。与此同时,因为借书限额的缘故,爱伦坡的作品只能暂且放下。
  后来读作者介绍时发现,原来波德莱尔与爱伦坡在思想、经历和才智上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不仅认为坡是自己人生苦旅中的朋友、创作理论上的导师,甚至亲力亲为翻译出版了坡的小说。我因为寻访夏目漱石而认识先生,而先生正是夏目的学生与信徒;因为寻访坡而认识波德莱尔,而波德莱尔也称得上坡的狂热拥趸。如此巧合,让我如何解释呢?

四.穷人的玩具——《巴黎的忧郁》

  娱乐很少是无罪的,而我今天却要讲一讲一种天真无邪的娱乐。
  当你每天走出门来,想在大街上逛一逛,把一些小玩具如用一根线牵动的木偶人,在砧子上敲打的铁匠,骑士和尾巴是个响笛的战马……装满衣袋,在沿街酒吧前的树丛阴凉下,把这些玩艺儿当做礼物送给你碰到的不相识的穷孩子们,你会看到他们出奇地睁着大眼睛,开始不敢拿,还怀疑他们遇到的这桩好事。但马上,他们会用手紧紧夺过礼物,接着就象猫逃到很远的地方去吃它的食物一样,因为它们懂得不能轻信人类。
  在一条大道旁,有一座花园,里边矗立着一座美丽的白色古堡,沐浴在阳光下。在花园栅栏的后面,站着一个俊俏的孩子,穿着一件乡下式样但又十分精美的衣服。荣华富贵,无忧无虑和习以为常的豪华奢侈,使这样的孩子显得如此俊俏。人们会觉得,他与贫苦人家的孩子比较起来,象是用另一种材料制成的。
  在那孩子身边的草地上,躺着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布娃娃,上着漆、镀着金,穿着一件绛红色的裙子,头上戴着玻璃彩珠和饰着羽毛的小帽子,也象它的主人一样俊美。可是,那孩子并不去理会他所喜爱的玩具,而是向另一面看着……
  在栅栏的另一边的路上,一丛丛蒺藜和荨麻中间,也有一个孩子。他肮脏、瘦弱,生着一副烟灰色的脸孔;但公正的人一眼便可以从他身上发现一种美,就像一个行家从一个汽车制造工身上的油漆中可以悟到一幅理想的画一样,把他从贫困的令人厌恶的铜锈中清理出来。
  那个穷孩子,隔着这些立在大路和城堡之间的、象征着两个世界分界线的栏杆,向这个富孩子摆弄着自己的玩艺儿。同时富孩子也象看一个稀奇的、没见过的东西一样,盯着那个玩艺儿。
  那脏孩子逗弄着的玩艺儿正在一个小笼子里上蹿下跳。原来,那是一只活老鼠!他的父母,准是出于节省,早就把玩具从生活中除掉了。
  然而,两个孩子兄弟般地互相对笑着,露出“同样白”的牙齿!

五.蛋糕——《巴黎的忧郁》

  一天,我在旅行途中,来到一处风景极庄严崇高的地方,我的心灵里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感觉,思想也同这景色一样飞腾起来;此时此刻,一切庸俗的情欲,如仇恨和世俗的爱,就象我脚下山谷中的云雾一样,远远地飘离而去了;我的新如此纯洁、宽阔,就如同这庇护我们的苍穹;一切尘世间的记忆在我脑海中愈加显得模糊渺小,就象那难以觉察的铃铛声,显得十分遥远,远在另一座山的山坡上。
  平静的小湖,深邃而幽暗;湖面上有时飞来一片浮云的阴影,宛如一位行空巨人的披风掠过。顿时,我感觉到因绝对静谧的激动而涌起的罕见而庄严的情潮给我带来一种夹杂着恐怖的欢乐。总之,沉浸在这令人心醉的美妙的 色之中,我感到内心中和宇宙间的绝对安宁。我身处绝妙的仙境,把尘世中的一切苦难绝然忘却,我甚至开始觉得报纸上所说的人性本善的话不再那么可笑了。
  可是,这不可救药的躯体又开始了新的需求,我想休息片刻吃点东西,以解除长时间的攀爬引起的疲劳饥饿。我从衣袋中掏出一大块面包,一只皮杯子,还有一个装着点酏剂的小瓶,这是当时的药剂师卖给旅行者,以供随时溶在雪水中饮用的。
  我不慌不忙地切着面包,忽然听到一个非常细小的声音,我抬起了眼睛。在我面前,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黑黝黝的面孔,头发蓬乱。他那凹陷下去的双眼,闪着野性和乞求的光芒,正紧盯着这块面包。我听到他用低低的、沙哑的声音叹息道:“蛋糕!”
  听到他给我这块不大白的面包如此高雅的称呼,我情不自禁地笑了。我切下不小的一片,递给他。
  他慢吞吞地走过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垂涎之物,接着一下子把面包抓过去,迅速地跑开了,就象是担心我并不真心实意地给他,或是我已经后悔了。
  可是就在这时,不知从那里又窜出一个野孩子,和第一个长得十分相象,就象是孪生兄弟。他上前把第一个孩子推倒在地,争夺起那块珍贵得战利品来。他们在地上滚打着,谁也不愿分给自己兄弟一半。第一个孩子气急败坏,揪着第二个的头发;而第二个则一口咬住了第一个的耳朵,随着一句土语的漫骂,吐出了一块血肉模糊的肉。“蛋糕”的合法主人试图用他细小的爪子无抓侵占者的眼睛,可这一位却用全身的力气,一只手掐住敌手的脖子,另一只手夺到面包,试图把战利品塞进自己的口袋。
  可是,绝望使战败者更疯狂了,他猛地站立起来,一头撞在胜利者的肚子上,把他撞倒在地上……
  何必再继续描绘这场丑恶的战斗呢?其实它持续了很长时间,甚至超过了他们幼年的力气所允许的程度。那块“蛋糕”从一个人手里到另一个人手里,从一个衣袋到另一个衣袋……可是,很遗憾,它越来越小了;最后,战斗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他们浑身沾满血迹,精疲力竭地喘息着,住了手。而实际上,战争的原因也不存在了,面包片消失了,已成了沙粒大小的碎末,沾满了他俩的全身。
  这场战斗给我眼前的风景罩上了一层阴郁的乌云。我看到这两位少年之前的喜悦心情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忧伤地呆了好半天,嘴里不住地念叨着:“世上有一个豪华的地方,那里面面包被称作蛋糕,这食品如此稀奇,竟能引起已场兄弟间互相残杀的战争!”

2 thoughts on “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的一行诗.Chapter2”

  1. 我的老家是个在鄂北的古城~~离河南比较近,估计是汉江的上游吧,记忆中那里冬天还是比较寒冷的~~呵呵,冬天有得踏雪就很幸福~~我现在倒宁愿象你那样“不舒服”一回~~
    PS:找了半天,决定在这里留言,呵呵,这次的留言有点不对题了,不好意思~~

  2. 这两篇节选透出一种沉重和压抑,或许,作者是时代的眼睛,站在阶级的中间,传递着底层那个世界的一切~~
    PS:看你的博,常常会有厚书的感觉,有深度和内容,也让我羞愧于自己的懒惰,懒于探究和思考很久了~~谢谢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