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日记.欢乐中国年之他们很乐观

王燕的强大之处,在于其一针见血的超强推理能力
如果她乘坐红十字会的飞机去非洲采访
看见沙漠上几辈子没见过飞机的难民们向自己招手,她会说:
“他们的情绪还是相当的乐观”
看见已经皮包骨头的饥民们如狼似虎的吞咽着救济粮,她会说:
“吃饭还是没有问题的”……

相当的乐观,名言的由来
y1p8zAdoOF1S9djkEZNL5avamzSZ7FU2hwSItzNTrSWulxD-qJR39oYMfLhf8jmssSQkimbgMBEUEo

又重复一次,比较乐观
y1p8zAdoOF1S9eTs4yb4KyIy4YkB_fDvzwYuxFD-XpxYBN0-Smyx7qBrHLXyUgleY8E-ouPnhPipQw

因为人们还能挥手,所以他们有挥手的力气
所以他们的身体状况“非常的良好”
y1p8zAdoOF1S9eTrfmEq0xEwwfBc95sznPJH0XRCgGBpTkYdIrcGjG4ARNo6EbqGt6IaDcwo9iuEPI

她看到车流中“有人拎着水瓶、烤火炉子、红薯在中间穿行”
遂判定“喝水和吃饭还是没有问题的”
y1p8zAdoOF1S9fO7zoNO85adQvBeiHCjrp86CYbyKitz5E9_Pa1TMElriigBnJvCVtu6kkFUommo7M

你看见一堆的交警,我看见一堆的你……
身为政府喉舌,记者同志们,你们辛苦了
y1p8zAdoOF1S9fQW25D8g0miF_PWyxq-E5VCueLmz8t_0ipp1DEZl59esTPl5HnH0NuSLyi7mo3z2Q

截图转自猫扑


  2007年岁末,一位张姓十一岁小朋友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有意无意说出的“很黄很暴力”,影影绰绰与马克思于一百多年前流传下的至理名言“很好很强大”遥相呼应,一夜之间传遍全中国。与此同时,历经数千年文明积淀的成语字典上又多出两个新词目——“正龙拍虎”和“紫薇骂郎”。举国上下一片嬉笑怒骂间,2008的“欢乐中国年”揭开了帷幕。
  前几年的所谓“流行语”大都出自名流之口,所谓名流,无非是政治人物、新闻人物、舞台人物等等;而诸如“三个代表”“和谐”“有才”等流行语,表面上看来相当直白,背后却都蕴含了创作者莫大的心思。然而,正是因为蕴含的心思太多,似乎导致了经典的成色不足。举例言之,都是“三”,为什么刘邦入咸阳时的“约法三章”成了经典,而“三个代表”怎么所都让人感觉不地道,甚至有些反讽的意味呢?
  于是,那股孕育于2007年岁末的流行语新风,伴着南方这场五十年一遇的大雪,悄然袭来。

  “他们很乐观。”——湖南台记者王燕
  像大多数自进入大学起就与新闻联播说再见了的大学生一样,我遗憾地错过了“很黄很暴力”在新闻联播中的首播。不过,用泰戈尔的话说,虽然错过了星星,可我并没有错过太阳:我在财政厅食堂里亲眼收看的新闻频道的现场直播。也即,自己在第一时间亲耳听了到这句“08年第一句流行语”。
  可老实说,亲耳听到这句话时真没什么感觉。我当时在想:乖乖,航拍啊!如果用的是湖南卫视自己的直升机,那它也真有钱。据我所知,合肥堂堂一个省会,似乎没有一栋楼的房顶上有直升机停机坪呢。
  现在有必要澄清一下,王燕女士的原话和网络上流传的有部分出入。她的原话是“相当的乐观”……

  几天以后,自己才在万恶的猫扑发现“很乐观”已经红了,再后来知道王燕女士还说了一句私以为比“很乐观”更幽默的段子——“一堆的警察”(相比“发自内心”的“很乐观”,大概是因为“一推的警察”纯属口误,所以才没有流传开吧)。尽管那些踊跃把流行语发扬光大的人被某些正人君子称为“网络暴民”,但是所谓“官逼民反”,暴民也是暴之有道的。张姓小朋友受千夫所指,因为有脑子的人都清楚她不过是央视的提线木偶而已,这回把小朋友“网络暴力”了,下次就没有人(尤其是不知色情暴力为何物的不能进网把不能ML的未成年人)再敢轻易替cctv做傀儡。
  那么“很乐观”呢?首先,王燕显然系迫于“和谐社会”的压力才出此口误,并非蓄意为之;其次,王燕领湖南台的工资,与媒体领袖cctv并无多少瓜葛;再者,雪灾期间“新闻段子”层出不穷,“很乐观”不是第一个,也绝非最后一个——所以“暴之有道”的网络暴民们并没有过多针对记者本人。可话说回来,“他们都很乐观”到底是和谐社会大背景下的cctv式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的鲜明典型。时值天灾人祸群聚而来(暴雪是天灾,春运是人祸),人们的“脾气”都不可避免地变“暴躁”了。
  至于湖南之困背后、cctv所埋没了的许多故事,比如京珠高速上用10元一瓶矿泉水、50元一桶的方便面发国难财,是否应当遭受谴责;比如广州白云机场百余架航班延误,究竟是“旅客闹事”之故还是应急不力的机场恃强凌弱血口喷人;比如上海火车站武警以“所有火车都晚点”为由硬生生将持票旅客拒之门外,然而当旅客飞进九牛二虎之力进站以后方才发现,自己的火车早已整点发车——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又比如与湖南一衣带水的湖北遭遇了相同的天气情况,可无论交通还是电力,受灾情况却远没有湖南严重,现象背后有没有什么隐情……

  不用再往下想了,2008年首先是一个欢乐中国年,其次才是多事之秋。2008年,我们要和谐,要友爱,要让“很黄很暴力”在“很好很强大”面前抬不起头,要相当乐观地把一句句凝聚了民族智慧的流行语广为传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