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ing since April.政府天敌(下)

y1p8zAdoOF1S9cZhLM0-JQ-UaQZK5KzaP22_kpJv_13Gj_8yPFCnVUdhi4FMiIHl3fPn8nlCx9JGVA

  十几天前,跟Alpha在电话里讨论当代大学生的“思想”;几天前,跟Beta就理工科学生是否应该重视人文、需要重视到什么程度展开辩论,近乎争执;昨天,被一个自己异常在乎人说“你太嫩”……
  我是太嫩了。Falcon在牛津,几乎有直面Dalai的机会,我却只能在这里空谈国事。什么“政府天敌”——自己都不能养活自己,还想兴风作浪么?

独自穿过陌生的思想海洋

  有人形容牛顿的事业“有如独自穿过陌生的思想海洋”。岂止是牛顿,这句话放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无比正确。
  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每一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思想海洋。而他人永远不可能体会。
  我们各自在自己的海洋中航行,无论高尚或卑贱,智慧或愚昧,这终究是一片海洋,只属于我们自己的海洋。
  我们各自按自己的航线航行,虽然仿佛看得见方向,这海洋毕竟是陌生的。生命只有一回,我们还没学会怎样过,就必须近乎盲目地投身这陌生的竞技场。米兰·昆德拉如是说,芥川先生如是说。

沉默是一首诗

  我一直有着推己及人的恶习,比这更恶劣的,是喜欢将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人。哪怕是第一次给女生送生日礼物的时候,都以自己的好恶作出选择。
  从前以为那叫执着,现在明白,那叫偏执。
  所以,保持沉默吧。每一个生命都在他自己的海域中航行,彼此互不相妨。我只顾探索自己的一片汪洋,偶尔瞻仰一下那些伟大航海者的事迹,以此勉励自己。其他的,不用去管。
  “沉默是一首诗”——罗马里奥,这句话真的是你说的么?你挂鞋以后可以去当诗人啦。

阵地

  近一年来,写blog一直有所顾忌,现在无所谓了。担心的人不会前来,我大可把大门敞开。只是,夺回这篇阵地的时候,霎那间觉得它已经失去了意义——没有意义的阵地,为什么还要坚守呢?
  日至还是要写的,以后,乱七八糟的事情就算了吧。阅读笔记将一如既往,之后是纯粹的“日志”——所见、所闻、所为——可是没有所感,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再往后,接着写小说吧,我一个人的思想海洋。

荷兰语

谢谢你

4 thoughts on “Aliving since April.政府天敌(下)”

  1. 有朋友说过一句话:“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任性地打扰了彼此的人生。”
    谁或谁都好,在思想上永远无法完全渗透对方。
    三个月后,或许会再看到以前那个充满着朝气的你,我指在文字上。

  2. 我倒碰巧认识一个前辈,who和DLLM face to face交流过…前辈说DLLM是个很善良的人….
    er….X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