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ing since April.国破山河在!

  如几天前所言,记日记,不发表评论。


  下午的时候,对面桌子坐了一个男性老外,年纪大约二十出头,长得像大多数欧美白人一样帅。
  与老外紧挨着着坐的,是一个中国女人(这话说得怎么这么别扭),大三大四的模样。长相一般,打扮普通,身材不错,戴的眼镜款式很难看。
  这两人可能认识。女生——接下来称她为A女——一边敲笔记本一边和老外聊天,老外一边看书一边和A女聊天。我当然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似乎A女在教老外中文。总而言之,吵得同一张桌子的另一个女生很不耐烦,接下来称她为B女。
  晚饭的时候,B女收拾干净走了。A女和老外都把书和笔记本丢在桌上,先后出去吃饭。看情况,他们虽然还没熟到共进晚餐的份上,晚上还会继续这样紧挨着自习吧。
  吃完晚饭,A女先回来,坐下看书。几分钟后老外回来,两人打了个招呼,老外就把书挪到了A女的斜对面——B女原先的位子上——老外似乎不愿意跟A女坐得太亲密,看来两人确实不是很熟啊。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染了黄发,长相一般,打扮入时,身材勉勉强强的女生——接下来称其为C女——突然出现。老外见到C女,很有些欣喜,伸手在C女的腹部掠过。这个动作蛮快的,我虽然看清了,但实在想不出准确的动词:拍?这是一个一扫而过的连贯的动作;摸?比摸动作要快;拂?什么跟什么呀……
  总之,C女的反应略显激动,皱眉喊了声“干什么!”,很多人都听到了。那种表情、语气和肢体语言,简直是在说“再来一次嘛~”。
  然后老外拎起书和包就换了个座位,紧挨着C女坐到另一边去了。两个人一边学习一边聊天,难道又是在学中文么?
  大约七点钟的时候,C女接到一通手机,然后向老外道了别,急急忙忙走了。
  这里有必要交待一下。文科阅览室的桌子是六人份的,一排三个位子,面对面坐。通常中间的两个位子都会被空出来(因为陌生人都不想坐太挤),如此一来四个对角才会坐人。当时C女坐一个角,老外坐中间,老外的旁边、另一个角上还坐着个女生——三个人坐了一排——接下来称她为D女。
  我猜老外即使跟D女认识,也不可能很熟,因为C女在的时候老外只顾着跟C女学中文了,没有跟D女说过话。但是C女离开以后没过多久,老外就开始向D女请教了。客观地说,ACD三人中间,D最漂亮,身材最好,打扮也最符合我个人的审美标准。
  此刻,A女一个人敲着笔记本,B女和C女不知去向何处。老外一直向D女请教着,起初是他把脑袋往她那里凑,后来他和她的脑袋就互相凑到一起啦。


  诸君若认为我自习上得很不认真,那可冤枉我了。我今天比较高效的完成了“用递归子程序法实现表达式的运算”和“FCFS,SJF,HRF三种处理机调度”两个程序(当然,部分代码是我在课堂上写的);另外还复习了许许多多单词、做了许许多多题。我在复习英语的时候一向比较专心,但是写代码的时候盯着显示器,一抬眉毛就看见眼前发生的一切……怎么说呢,自己习惯了“观察人生百态”。除非眼前发生的事太过震撼,通常自己都能把看到的、听到的装进脑子里的抽屉里——不会让他们干扰正经的工作。写代码和英语都是学习,而观察人生本身就是人生啊。
  最后,还是想谈谈个人的感想:抵制反华势力,保卫祖国,寸疆寸土是战场啊……

9 thoughts on “Aliving since April.国破山河在!”

  1. 我能想象得到你“盯着显示器,一抬眉毛”那个猥琐样。wori,太猥琐了我受不了了。。。

  2. Y,你是不是yyj啊?最怕你这种人,留一个字母就让人猜。我认识的名字Y打头的人、可能在这里留言的人(尽管他们几乎不来)可不知你一个啊。只是十二点半的时候,他们大都断网断电了……

  3. 老实说, yyj我还真没产生什么联想…
    只是对您把我认成yyj感到抱歉而已…
    但是您老的一番解释却颇有点不打自招的味道….
    捂嘴偷笑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