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al Net.Chapter3

  十万火急地去抢项目,除了担心别人先行一步,还为了骗老美。
  无论是ps,sp,还是cv,上面不写几行研究经历之类,实在拿不出手。自己在这方面一片空白,一半归咎于不曾尽力争取,另一半多少是环境使然。毕竟在这个学校,你可以很容易地参加各种文艺活动、拍片、采访,诸如此类,但是想认认真真泡在试验室里做项目,除非有很高的觉悟才行。我就缺少这种觉悟。
  想在十二月之前把第一批材料寄出去,务必尽早填上这些空白。在我看来,对美国人而言,多少三好学生和奖学金都不如一个项目有分量,尽管在中国情况似乎完全相反。于是乎,周一敲定毕设的题目,卸下了心里一块大石头。

  周三又去答疑,岂料巩老师居然买一赠一:
  “我有一个211的国家项目,要连着做三年——09年,10年,01年——也不指望你们本科生来帮忙了。不过我想你申请可能需要这些东西,这个项目多报几个人也没什么影响,我就把你的名字加上了。不用你干活。”
  “这我哪好意思呢……”
  这个号称211国家项目的干活美其名曰“网络重要信息的分析与动态监测”,跟我的毕设异曲同工。可能我的部分偏向分析,而它更偏向网络。无论如何,简历上增加一个研究背景总不是坏事,更何况这只是把一个项目拆成两种说法而已。不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巩老师让我吃白食,我就务必我自己分内的事做到最好。
  分内的事,那不就是语义的分析与学习么。

  又看了几天书。周六的时候给Beta打电话,Beta是计算机小天才,一年前参与开发了一个利用神经网络分析股票走势的系统。Beta拥有顶尖的计算机头脑,同时自称深谙经济学理论,然而他似乎完全不懂得一个简单的道理:仅从股票走势的历史数据来“预测”其涨跌,与买彩票无异。人们可以很容易地从交易量的记录中读出“这是庄家在清盘”“这是在抄底”之类的信息,然而那些都已成为历史;如果要预测的话,顶尖的高手确实可以先于普通人察觉天灾人祸对市场的影响,《货币战争》中记载的罗思柴尔德借滑铁卢战役发迹的例子便是范例(很好的例子,但是我不信,不是这个故事不可信,是《货币》完全不可信。关于这本书又可以写十篇文章了)。可顶尖高手的大脑,岂是如今的计算机技术可以比拟的?
  我就不用拆Beta和他参与的那个破项目的台了。这轮由次贷危机掀起的全球金融风暴,把中国的金融从业者都整成傻B。今天沪深齐跌7%,明天又其涨6%(这还是在中国有停板制度的情况下)。各中悬机,不知道他们设计的神经网络参透了没有?
  不过必须承认,Beta在某些方面极端幼稚,在另一些方面毕竟天赋异凛(牛顿和埃因斯坦不也是如此)。我社交不广,然而天赋异凛的人很多,Beta是最有代表性的。

  “宝宝,这次是说正经事(以前都不是正经事),神经网络的问题……”
  “你扯淡吧,这都是80年代的技术?那最新的是什么?”
  “你们当时是怎么把网上的文字信息变成样本的?(有一个企业专门的软件包)……能不能把那个库给我啊?(有知识产权)……扯淡,你就没用过盗版?(这要把我告死)”(括号里的是Beta答复的概要)
  “好吧,把你那个论文发我邮箱。我提炼一下放在statemant of purpose里,以后去了麻省我罩你(等我娶了章子怡你当伴郎)。”

  一席电话,收获颇多,失望更多。原来神经网络已经过时了(用另一种说法是“成熟”——Beta语),现在流行的是免疫系统。Beta的论文就是关于免疫系统的,还没发表,拿给我参考。他还问我“你是不是要把它翻成英文寄过去啊”,我臭他“有篇论文有啥不起?哪有人申请还寄论文的?你真牛X了发表在核心期刊上,人家一搜就搜到,还要你寄过去?”。
  我不否认这可能是一篇很有前途的论文,有没有前途不是我能判断的。但是我不能助长Beta的自满心理,我爱他,所以我要鞭策他。
  不过,肚子里有些货了,骗起老美来底气更足。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外行,但是我一定要装得很内行“……In my opinion, the future of AI will probably point at Immune System. Firstly……”。当然,这很假,反正我在recommendation都把自己吹得跟国士无双一样,我还在乎这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