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

  今天第三次去留学服务中心办转户口的事,从上周四到本周一,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上次去的时候,排队制度还只是在登记簿上记名字、叫名字;今天一登上三楼,赫然入眼帘的就是一台银行里最常见到的纸条叫号机,“1234号请到317……”,真TM现代化。
  我的小纸条提醒我,前面还有39位客户,晕。那就坐下慢慢等吧。
  不一会儿,左边坐下一位中年人和一位老年人,摸约是我父辈和祖父辈的年纪。临着我左手坐的是老爷爷,他的左边是中年人(后来知道是他的儿子)。我先拿了两张纸条,看到老人家排队蛮辛苦的,就给了他一张纸条,多少也能快上一二十分钟。后来我们就聊起来。
  老人家的孙女(就是中年人的女儿)读数学phd,五月份先走了,把转户口转档案的活计留给家长(我觉得这样很不大孝顺,而且似乎不符合流程;不过,这也应该是无奈之举)。我比较怀疑,就算把这些事交给家长办,父亲来就可以了,为什么祖父也要来?大概是因为祖父很好动吧。
  老人家问我学的什么,计算机硕士。去哪个国家?美国。哪个州?德州。说到这里,我以为这位鹤发慈眉的老人能把“美国德州”和“山东德州”分清楚就很不错了,谁知道他竟然应道:“在中部吧?”——卧槽,我当时就疯了。
  “您怎么知道德州在中部的?”
  “我经常看地图啊!”
  原来如此,又聊了一会知道,老人家没事干就在家里看美国地图,对美国各州位置的了解恐怕不比中国各省差太多。我问:“你们也帮着参谋学校么?”“不是,都是她自己定的”——那么答案很简单了,选校的事由孩子一手操作,老头子老奶奶闲着没事也YY一下。
  我又问:“您以后也打算去美国么?”“不去不去,去不动了(笑)。”

  那中年人说话不怎么多,一直坐在位子上整理材料;老人家就没事干,一会儿跟我聊两句,一会儿跑动跑西的,精神简直比我还好。
  每次从电视上看到、或者出门看见上年纪的老头子活力充沛的模样(前几天听说老布什用跳伞庆生,他都多大了?),我就觉得很心酸。外公去世了,我跟外婆感情很淡,跟奶奶感情很好,跟爷爷感情最好。奶奶属于今天这位老人家的类型,上了年纪脑子依然很好使,很好使所以瞎操心,不过比起喜欢跑动跑西的忙活劲,奶奶还是差了些(可能受爷爷的拖累吧)。爷爷很帅很有修养也很古怪(固执、偏执、执拗之类的),但身体不好:爷爷年过八旬,几年前中了风,后来散步时又摔了几跤,右手瘫痪、步履蹒跚、自己说话说不清、别人说话听不见——身体非常差。
  我一直担心,如果爷爷在自己留学期间突然薨了怎么办——前一阵向父亲询问爷爷的身体状况,父亲说爷爷随时可能就不行了。我担心,爷爷不行的时候自己不在爷爷床边,听爷爷最后的嘱咐或呻吟。我还担心,自己不能参加爷爷的葬礼,不能在爷爷的灵前磕头。我参加过外公的葬礼,我忘不掉那气氛。
  如果我在国外的话,我无能为力。爷爷看来是抱不了曾孙子了,甚至连孙媳妇也见不到,如果连最后一面也不能见,是不是太遗憾了?

  每当我看见那些精神矍铄的老人家,我就想起爷爷,心生妒忌。我居然有一个想法,希望爷爷在这个夏天就能走掉——如此我便能尽到做孙子的一切责任——这是否是大不孝?另外,一个人在八十岁的年纪对生命究竟抱有怎样的态度,我很想知道。

3 thoughts on “老人家”

  1. 亲情是最割舍不了的~不用想那么多吧,在身边一天,尽一天孝~就相当于每天多给他们一些幸福的积累——这就是收获,双方的~

  2. 我还是走形式主义的长辈挂了要见最后一面,要披麻戴孝,葬礼要磕头,等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