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0:9到世界冠军

  1999年的第三届女足世界杯,是21岁的泽穗希的第二次世界杯,当时她已身披10号。
  日本小组赛一平两负被淘汰,其中0:4输挪威,0:5输俄罗斯。
  巧合的是,中国也遇到了挪威和俄罗斯。铿锵玫瑰8强赛2:0俄罗斯,半决赛5:0挪威,决赛点球负于美国。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女足历史上最大的失利,正是1999年,0:9输给美国,那一年她们还输给美国一次0:7

  2011年的第六届女足世界杯,是33岁的泽穗希的第五次世界杯,这一次她作为队长,依然身披10号。
  日本能进入决赛圈,因为她们在预选赛的三四名比赛中2:0击败中国,这样日本作为亚洲第三出线,中国被淘汰。
  然后就是现在发生的,日本女足历史上第一次击败美国,泽穗希独揽金球+金靴,日本女足加冕世界冠军。

  虽然很多人都说,足球需要几代人的积累,但至少对于泽穗来说,从0:9到世界冠军,足球就是一代人的事。在这样一代人身上,我看到了集个人与团队,温柔与勇敢,谦逊与刚毅于一身的大和抚子的形象。

胜利属于日本女足
胜利属于日本女足

也属于泽穗希
也属于泽穗希


【转载】日女足惊艳背后:福岛电站下岗工 超市收银员

http://sports.qq.com/a/20110718/000199.htm

  女足队员待遇凄凉。大多数日本国脚效力于日本国内女足联赛,职业合约廖廖可数。即使是待遇最佳的神户INACB,月薪也普遍不过10万日元(编者注:1万日元约合800人民币),房租、伙食全部开支于此,有球员甚至不得不带着自制便当训练。能够在白天参与训练的也是一种奢侈。多数队员白天不得不在超市收银打工维持生计。

  日本经济不景气对女足运动影响巨大。本赛季前夕,泽穗希和近贺由佳里无奈从老牌女足球队日本电视队转会神户,因为前者上赛季结束后废止了全部职业合约。即便是五届世界杯元老的泽穗希,到了神户后年薪也仅为360万日元,甚至不如日本普通工薪阶层。

  四分之一决赛攻入德国队制胜球的丸山桂里奈和美女球员鲛岛彩,曾效力于东京电力队,是隶属于东京电力总部的员工,工作岗位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东京电力公司为足球部员工提供年薪在500万日元左右的生活保障,这在日本女足联赛中算是超高待遇。但是半员工半球员的身份相当难堪,东京电力队在核电事故发生后终止了活动,鲛岛不得不远走美国。而丸山在千叶联队收入微薄,不得不靠在超市、便利店打工赚取生活费。

  日本足协世界杯的奖金,也是男女有别。男足冠军奖金3500万日元(女足150万日元),亚军2500万日元(100万日元),第三1500万日元,(75万日元),第四800万日元(50万日元)。至于胜利奖金,男足在南非每场胜利可获200万日元,而女足只有区区10万。

  每次日本女足辉煌的背后,其贫困总被人们摆上台面。夺冠,是她们仅有的生路。日本足协声称,“一旦夺冠,将把赛前制定的冠军奖金从150万日元提高到300万日元。”夺得世界第一,也并不意味着就有精英生活在等待着女足姑娘们,但至少也许会有企业愿意成立女足球队,会有企业愿意招呼姑娘们加盟。这一稍纵即逝的机会,关系到能否彻底唤起日本社会对女足运动的热情、日本女足能否持续一个光明的未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