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既然舆论总爱将高铁与新干线相较,那么动车出事以后,将之与JR福知山线出轨事故联系起来也是很自然的事。当然,非要作比较的话,其实也有许多不妥之处,比如出轨的JR西日本207系最高只有120km/h(因此不属于新干线,甚至不属于特快),而动车组追尾事件中,CRH1B型的最高时速是250km/h;JR福知山线是在一个半径300米的弯位脱轨,而动车组是追尾;以及,JR福知山线的事故原因已经很清楚了,驾驶员因为担心晚点超过一分钟被“严格处分”,高速入弯、刹车不及,轰然出轨,而动车组追尾的事故原因,现在不知道,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

  可以想象,一个107人死亡,562人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发生在被日本人称为国脉也不过分的JR(Japan Railway)上,影响力不亚于一场八级地震。更重要的是,这事故背后是人祸,不合格的列车员,不合理的铁道防护措施,过时的列车制动装置,以及把经济效益置于运营安全之上的经营管理理念。于是,一部正文合计插图超过400页的《JR福知山线出轨事故调查报告书》的问世,也就顺理成章了。

  我不懂日文,只能草草浏览一下目录,再把比较在意的章节连猜带蒙翻一下。看完了闭上眼睛想一想,真是想到的想不到的应有尽有。现在最纠结的是伤亡统计,我就转两张伤亡统计的图表。

死者的性别,年龄和死因统计

41

伤者的年龄,搭乘车厢和伤情报告
44

  更令我汗颜的是,日本人居然把事故前乘客的位置也还原了:

前三节车厢的还原图

39

第4到第6节车厢的还原图

440


  余下的也不多说什么,反正,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不过,我还是要对日本人的态度感叹一下。日本人没有远见,缺乏良知,只对自己人有责任感,这些都是不争的缺陷,但这些缺陷不能阻止他们强大。日本人的勤奋和细致,以及对本国人的责任感——所谓的“担当”——足以让他们强大。我常听见“XX东京”“奸杀XX”之类的话,说这些话的人很有理想,对此我毫不怀疑。但是如你我所知,空有理想是不够的。这样一个蕞尔小国,甲午战争中击败了GDP五倍于自己、高居世界第二的清政府,然后拿两亿亿两赔款发展军事、工业和教育,十年以后就在日俄战争中击败了俄国,由此走向军国主义道路——要打败他们,哪怕中国有十倍的人口,三十倍的土地,无穷倍的资源,依然非常困难。

  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是,如果把马关的两亿亿两拨给中国一个和日本相同规模的特区,发展十年,可否复制日本的历程?当然,在清末一定不行,我忧虑的是,即便放在现在,恐怕也不行。我们的上一代人,比如铁道部部长刘志军,铁道部运输局原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等等,这些站在金字塔尖的人,居然把中国的整个铁路系统当做自己的印钞机——我不得不相信,在中国的各行各业的塔尖都充斥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把持着这部国家机器,我一点不看好。

  想必会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终将接过上一代人的权柄,我们光明,中国就不黑暗了……我依然表示谨慎地怀疑,因为把时钟往前拨三十年,以老三届为代表的那一批年轻人(包括我的父亲),或许“愚蠢”,但是正直而善良,我们丝毫不用怀疑他们的拳拳赤子之心。可时过境迁,刘志军张曙光苏顺虎之流,不也从中走爬上了塔尖么。更重要的是,我从没见过人类史上有哪个民族,通过非暴力手段获得了民族解放、道德升华、社会大同的。在一个死了五个亲人的壮年男子都不得不沉默的时候,我已经想不出来有什么抗争的方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