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掌谈

  才知道《侠客行》最后两句“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是嘲讽那些修书修到头发花白的儒生,远不如燕赵侠士活得潇洒。那么在李白看来,写代码写到死的,炒股票抄到死的,打官司打到死的男人,都活得很窝囊吧。(2014.2.2)

  在B站看日剧,冒出很多脑残棒粉,于是想起文化输出的问题。记忆所及有很多棒子输出的电视、电影和网游,但是棒子写的书,古往今来的,一本都想不出来。棒子们平时都读什么书啊?(2014.2.12)

  都说在天朝人容易浮躁,其实硅谷更甚。天朝一夜暴富的绝大多数是黑金,不得深究。但硅谷暴发户们每一分都经得起推敲,而且看起来似乎人人都可以办到。这就好比山路上出了车祸只是翻沟里,高速公路上就车毁人亡了。(2014.2.24)

  我是看合肥晚报和江淮晨报长大的,现在看的门户网站的新闻也都是文学院和新闻学院的卢瑟写的。
  让卢瑟做大众媒体和让卢瑟做幼师都是灭种亡国的事。所谓经观和历史评论只是鼠辈文人的安乐窝,有抱负的还是要做大众媒体,最好的记者在最前线做读者最多的媒体。(2014.3.5)

  新浪微博兴起的时候,旗手是徐静蕾。微博取而代之,旗手是姚晨。比较徐姚二人,大概就理解了两个平台的差异,不过这不只是新浪或中国的问题。Gaga从10年到13年初都是推特粉丝最多的账号,然后被JB超过。我愈发理解元首说的,每一代人都应该经历一场战争。(2014.3.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