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东野圭吾.白夜行

16012

  圣诞—新年的长假读了几本东野圭吾的书,连续几日读到凌晨才熄灯。上次像这样废寝忘食,还是大四毕业之际读《一九八四》。不过私以为《一九八四》写得虎头蛇尾了,坚持到最后只是为了完成“读完这本名著”的任务,形式远大于内容。而东野圭吾的书,不一口气读完无法就寝。信手写几段读后感,表达自己对东野大神的敬意,不免剧透。

白夜行

  长假里百无聊赖,偶然间把《白夜行》下载到Kindle里,于是走进东野圭吾的世界。

  因为绫濑遥主演的改编电影的关系,很早就知道了《白夜行》一书。这书名起得堪称绝妙,听过便不能忘。久仰的还有本书如潮的盛誉。豆瓣读书的简介就写道:“《白夜行》出版之后引起巨大轰动,使东野圭吾成为天王级作家”。坦白说,因为自以为在大学里读了世界上最好的小说,即使《白》被誉为“社会派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的巅峰之作”,有阿加莎克里斯蒂和巴尔扎克在前,东野圭吾的作品恐怕难以比肩。然而读罢小说阖卷沉思,心灵所受的触动,竟然超过了推理小说女王和社会百科全书巨匠的任何一部作品。

  《白夜行》的故事横跨二十年,用走马灯似的片段勾勒了两只恶魔的半生。阅读时,我深陷于某种阅读恐惧里。每当一个新角色出现,便担心“这个无辜的人又会遭到怎样的厄运”。然而,明知凶手是谁,却无法怀有太多恨意。这样的体验,与看浦泽直树的《Monster》如出一辙(《Monster》是自己看过的最好的两部漫画之一,另一部是手冢治虫的《火鸟》)。表面上,两只恶魔仅仅在故事的开始和结束有短暂的接触,暗地里,东野却在字里行间留下无数草蛇灰线的交集。读到小说的最后,双线交汇,酝酿了十九年的感情如火山喷发般喷薄而出——如此剧烈的震撼,我只在读《悲惨世界》的冉阿让之死时感受过。读到冉阿让的死,“一切如此自然,就像晨昏交替,昼夜往来”,我是留下了眼泪的;读到亮司的死,“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她一次都没有回头。”,着实欲哭无泪。

  因为厚积薄发的感情、天工开物的叙事技巧、史诗般的人物命运,《白夜行》如《悲惨世界》一样,成为了我心中的天书。尽管东野的作品中,《嫌疑人X的献身》论销量论荣誉都在《白夜行》之上,可《白夜行》才是我心目中东野最好的作品。无法想象,作者要有怎样的控制力,才能把男女主角“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爱(他们的感情可以用“爱”这个词么?)塑造得如此热烈而克制——小说里,他们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却好像相依偎着经历过沧海桑田。

  略感遗憾的,《白夜行》也是我读过的东野的第一部作品。仿佛颠倒了主菜和配菜的顺寻,之后再读其他作品,都多少少了惊艳。

One thought on “读东野圭吾.白夜行”

  1. 我记得你写过这篇,搜了一下果然。

    但是我对这样的结局有些不解啊。看起来似乎亮司死去,为了雪穗能够从此行走在白天。然而!拜托!老家开业典礼上这么轰动的出人命(虽然已经快结束,但是毕竟还是有店员以及一些客人的),老板这么奇怪离去的表现,得遭人多少非议,像这种母亲自杀都要伪装成意外以避免闲话的超级注意公众形象的人,亮司这么一死,简直前面二十年两人辛苦营造的所有努力全白搭了。。。而且肯定要调查雪穗,虽然未必能查出实际证据,但是这是大阪哎,本来就很多黑历史藏在人们心中,而且这是个小地方,经济也不好,这下可真是八卦中心了。

    如果真如一些人所说,亮司死去才能够让雪穗跟黑历史切断,拜托,那就默默无闻的死去,圣诞老人送完剪纸礼物,然后拿剪刀去江边自裁了,岂不是更动人。。。

    所以我真的不能理解。求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