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东野圭吾.嫌疑人X的献身

17078

  读完《白夜行》已是凌晨三点,倒头便睡,翌日醒来依然精神恍惚。尽管如此,还是在第一时间找一位自诩了解日本文学的朋友推荐东野的作品,结果这个熊孩子推荐了东野的处子作《放学后》。饥不择食读完,有上当受骗的感觉——书是不错,不过和《白夜行》实在相去千里——以前者给满分计算,后者连及格分也没有。想起来,这个装逼成性的熊孩子不过刚上大学一年级,以他的趣味和阅历,《放学后》倒是本好书。

  索性去豆瓣,按评分从高到低读东野的作品。果不其然,9.1分的白夜行评分最高;紧随其后的是8.9分的《嫌疑人X的献身》……

嫌疑人X的献身

  《嫌疑人X的献身》无疑是东野最好的推理小说。是否是东野最好的通俗小说?若以日本通俗小说的最高奖直木奖论,《白夜行》是122届直木奖入围,《嫌疑人》是134届直木奖的获奖作品,显然后者更符合评审的口味。更难得的,《嫌疑人》不仅收获了通俗小说评委的口碑,而且横扫2006年日本的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冠,在推理小说和通俗小说的定义上同时达到顶峰,此般成就唯东野一人一书而已。

  不同于读《白夜行》,或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狄更斯和金庸的通俗小说——驱动读者的,自始至终都是涓涓细流与涛涛江水的节奏变换所推动的跌宕起伏的故事。读《嫌疑人》是一种空前奇妙的体验——她只见细流,不见江水。虽然是一部推理小说,然而凶手、动机、作案手法等一切推理小说的核心要素都在故事的开篇便交代给了读者。余下的,只有嫌疑人与警方繁琐的纠缠,以及失意的数学天才和单身母亲间的欲说还休的苦情戏码(其间还有数学天才的大学同窗和单身母亲的老相好插足)。幸而,《嫌疑人》是《侦探伽利略》系列的第三部作品,而我看过《侦探伽俐略》的电视剧,于是纸面上的汤川学/福山雅治和帝都大学/京都大学有画面感十足的想象,阅读的过程在不至于太无趣。

  几乎是皱着眉头读到小说的90%处(我是用Kindle读的,看到进度条愈长,心里愈凉),嫌疑人居然自首了,简直有撕(shuai)书(kindle)的冲动:“这书凭什么得这么多奖,完全无法理解!”。强忍冲动继续读下去,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石破天惊,竟然禁不住吼了一声“卧槽”,“有这样的推理小说,简直是奇迹!”。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推理小说都是制谜解密的游戏,用九成的篇幅设置谜面,最后由侦探、凶手或者作者的上帝视角揭开真相,谜题得解。《嫌疑人》也不例外,她在本质上依然是一个石神哲哉制谜、汤川学解密的游戏,然而,东野在此使用了一个空前的叙述诡计,展现给读者的并非这个迷,而是一片海市蜃楼。这个诡计过于绝妙,又过于真实,而绝妙和真实,在推理小说中往往是冲突的。

  东野无愧为“天王作家”。他既没有围绕犯罪的诡计注水、写出一部十万字的可以成书的作品,也不是往苦情小说里渗入推理的元素、写出畅销的通俗读物。 推理小说的核心诡计和通俗小说的人物互动这《嫌疑人》中浑然天成。以至于读完全书,很难说推理的部分和爱情的部分,哪一个给自己的触动更多。仔细想想,还是后者更多,因为我在豆瓣读书给本书留下的短评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达摩生死相许”。

  东野说,《嫌疑人》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诡计。这样的诡计,日本的很多本格新本格推理作家都想得出,可是把诡计包装进可以摘取直木奖的通俗小说的壳里,唯东野圭吾一人一书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