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东野圭吾.直木之旅

  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出版过东野圭吾自传和小说的人对东野的评论,觉得很中肯:东野圭吾的创作分为三季:1985-1996的迷茫期;1996-2006的巅峰期;2006年获得直木奖之后到现在的“呵呵期”——靠名气写不是东西的东西圈钱,作品质量大多只能评论“呵呵”,故为“呵呵期”。结合获奖记录、书评与本人的读后感,我完全认同这样的划分。

  1985年,东野圭吾以中规中矩的本格推理作品《放学后》出道,此后的十年里一直挣扎在本格的泥沼中迷茫不能自拔。直到1996年,两部堪称东野文学生涯转折点的作品出版:充满戏谑和调侃的《名侦探的守则》是对本格和新本格的告别;杀人的动机比手段更可怕的《恶意》是向社会派转型的开箱。随后,东野开始了冲击日本通俗文学最高奖直木奖的直木之旅。

  这一趟直木之旅,始于出版于1998年的《秘密》。极富神棍色彩的《秘密》不仅在推理文学领域赢得了口碑,还无心插柳地获得了120回直木奖的候补提名,催生了东野问鼎直木奖的想法。1999年,连载两年的《白夜行》结集出版。《白夜行》是东野社会派推理的大成之作,被很多读者认为是他最好的作品。然而,这样一部力作依然与2000年的第122回直木奖失之交臂。此后,《单恋》落选2001年的第125回直木奖,《信》落选2003年的第129回直木奖,《幻夜》落选2004年的第131回直木奖……不过,相比于《白夜行》的失之交臂,这三部作品的落选似乎是实至名归——尤其是《幻夜》,说难听些简直是用创作《白夜行》时用剩的边角料拼凑出的作品。

  与十年前相似的,2006年发生了两件堪称东野文学生涯中的里程碑的事件:《白夜行》电视剧化,《嫌疑人X的献身》出版。2006年以前,出版了七年的《白夜行》销量不过55万册,而2006年1月、由绫奈遥主演的同名电视剧播出当月,销量便突破了百万;到2010年年底,销量已经突破两百万——这是大众评审对东野圭吾迟到的证明。还是在2006年,《嫌疑人》横空出世,横扫三大推理小说年榜的同时,还一举摘下122回直木奖的王冠,为此前的五番失利画下句号——这是专业评审对东野圭吾最终的肯定。

  想来讽刺,东野在社会派的道路上开始了直木之旅却一路受挫,未想最终还是凭借回归本格的《嫌疑人》达到顶点。与其说是回归本格,毋宁说是达到了集社会派与本格派之大成、已臻融会贯通的化境。至此,天王登基。随着作品的相继电视剧化和电影化,名利双收的天王进入了躺着都能赚钱的呵呵期,再有没有写出可以比肩《白夜行》和《嫌疑人》的作品。

  对于东野圭吾的文学生涯,或可如此概括:前十年以本格出道,再十年以社会成名,二十年打通本格与社会的任督二脉,躺着挣钱又十年。今年是2016年,屈指算来东野大神您已经躺了十年,休息够了没有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